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关于密法

我们常说这个密,那个密,其实不是这样的概念!常见的、不完全对的、我们的概念如下:

        1。很多事部密的法虽名密部,但并非很密,如观音的一些法就是。内密才真的是密,外密如一些事密的法,其实并不太“密”,也没很必须“密”的地方。传承还是有最好,但这是为了更有力,而非因有什么密在内!

        2。我们汉人总以为藏传的就是“密宗”,这不对!如人会说家师‘开许’药师‘密法’没灌顶也可修,这就是一种误解!这药师法,即使是藏传的,即使这法也有灌顶,根本就不是密法!密部也有药师法,但上师传的不是密法。我们汉人不懂,总会说这、说那,要就说他开通、慈悲,开许没灌顶也可修这“密法”,要就说他这样不好。。。真相是我们没搞懂。。。这根本非密法!当然,从另角度说,所有咒都是密法,但这是在说另一种层面。

        3。在西藏也非如我们想象那样的。很多例外情况。很多法是大家有没有口传灌顶也修的,如度母的仪轨就是。

        4。我们常以为愤怒尊就一定很密,这也不是真相!三身合一金刚手和密相马头明王就很普传,都是民众在修,僧众中反而没那么流行!

        5。我们听到“密相”、“极密”这些名相就以为一定很秘密,这也错!如密相马头明王就一点不密,西藏天天在普传!它的叫“密相”或“极密”,是另一意思。

        6。家师教的,很多时是归依+礼赞+七支+(非太密的本尊的)咒+回向组成的仪轨,没什么密处可言,但不宜无权自观为本尊,单单念咒,礼襸,供养,没什么问题可言!这就不过是教你如何去求求这个佛、那个佛而已!不是他在‘开许’,而是根本没什么不能‘开许’之处!这不过是在教人如何拜!

        7。很多时我们以为某师父常常给很多“灌顶”给大众,就是很慈悲(或很乱来),其实他们在给的是随许(jenang,别说是否佛子或有基础的弟子了,就连牛、马也能带来受!在西藏,本来就是很公开、也绝对能公开的大众类法会!)而已,根本不是灌顶(wangkur)!我们不懂,就说那是“灌顶”(仪式的确是差不多的)!

        8。就算无上密,也非全一样“密”,时轮就是可普传的!法王给时,几万人来,连回教徒也有!但如大威德,就不是开玩笑的了,谁能、谁敢开许呀?!

        很多时,是我们不懂,才以为上师在“开许”,在“普传”,其实根本是我们不了解什么要密,什么不密而已!他根本没在开许什么本来不能开许的东西!家师一点不“开通”,挺古板的。

        他教的是本来就是公开的法,实没什么需要密的地方,公开也不是他开许,而是本来西藏这个法就是这样公开流行的。真正的密,家师也在传,但就不会看到有书流通了。有很多书,别说大家请不到,很多同门弟子根本不知道有这书出过呢!

        事实上,我不认为一个上师有权开许公开任何不应公开的法。你看夏坝活佛网上的教法,说可以修无妨的,都是家师也说能没灌而修的法。他们根本没在开许什么,也根本不是开通,而是这些法本来就是这样。真密法如大威德、那洛空行母等,就不会见他们‘开许’了!


        汉人学藏传的,误处很多很多,没法说完。就一个‘结缘灌顶’就说不明白。每个藏传佛教中心都在搞这些活动。但:

        什么是“结缘灌顶”?“结缘灌顶”藏文是什么?说得出吗?

        “结缘灌顶”是结缘,那难道非“结缘灌顶”就不结缘了吗?

        “结缘灌顶”是灌顶吗?两者有何分别?

        好像没人能答,但每个藏传佛教中心天天都在搞这些活动。

        有人说“结缘灌顶”是大家结个缘而已,不用守戒,也不用当佛教徒,也不用认那位师父为师。如果是这样,“结缘灌顶”就是:

1。大家结个缘一下而已,不必认真。
2。搞完了,互不相欠,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。
3。事后大家都没责任。

        如果说真灌顶=谈恋爱,那么“结缘灌顶”就等于是一夜情?!天啊!这不叫灌顶!佛教不是这样的!哪有这样的灌顶的?!

        说了这么多,哪到底“结缘灌顶”是什么?好像根本没这东西!它是一些人‘发明’的!有几种情况:

        1。就是随许、长寿灌顶等公开的仪式。但为了吸引人来,汉人搞手把它叫作“结缘灌顶”。这是可以接受的,喇嘛没错,本来是可以公开的,但搞手何必叫它为‘结缘灌顶’呢?这不是骗人吗?

        2。真的是灌顶,有戒有责任,但说了就怕没人来,搞手就逼喇嘛给灌顶而不给戒也不挑人也不观察弟子,成为一种节目,一种收钱和收弟子的项目。喇嘛不愿吗?有别的喇嘛会愿的。有些藏地的人,为了钱,什么灌顶都给,但不谈相随的戒,反而很受欢迎,说他慈悲!也有些”喇嘛“懂了汉人心理,会说些汉人爱听的话,如“汉人聪明,不必从头学,我传你最高的法!”,说穿了,为了钱!

        很多人根本不知自己在去了什么法会,也不关心。喇嘛收了钱,中心能维持下去,来的人又以为学了好东西又没戒也不用认师父,大家都高兴了。唯一倒霉的是谁呢?是佛教吧,我想。

        我想,我们要研究的话,就一点一点来说疑,会较清楚。一大堆一起来说,扣个帽子说“你不要坏了本师释迦佛的传承规矩!”,要求全部一点一点说出可循经论作为立论的依据,那会累死。而且,我说的很多都是情况,而不是理论,没什么可循经论可言(如:“天是蓝的!”,你给我可循经论作为立论的依据吧)。你不说哪点有错,只叫我“你全部一点一点说出可循经论作为立论的依据”“不要坏了本师释迦佛的传承规矩!”,很难办。再说,我也没在立论。
有几点,我的确没说透(那正因为我本来就是和几位师兄谈到别的事时,偶尔提到的而已,而非在立论或权威性的在说话),但我看也没大错(如我说“没受无上密就没受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”等密戒时,本意是在想指出没受无上密就没有受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,这是没错的。但流浪客兄马上指出说没受无上密者虽没受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,但仍然有一些共通的密戒。。。他是对的!我的确应说“没受无上密就没受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这几种密戒’才比较准确。我当时是着重讲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而已,没想说有关共通的密戒,但我回头看我写的字,是有点误导人以为没受无上密就没有受14根本、五佛19、母密8戒,而且也没任何别的密戒,是有这嫌疑让人有可能误会了)。

        也有些点,是在说情况(如:法王给时轮灌顶时,几万人来,回教徒也来!),这怎么有可循经论作为立论的依据呢?我也没说对不对、如法不如法(法王会不如法吗?!不可能!),只是说清况是如此。您要辨,就只能辨我说的是否真相(有没有回教徒来?有没有几万人?)。

        但别的一些点,是事实(如:咒不一定是心咒、藏传佛教不等于密宗。。。等等),这是对和错的问题。哪点有疑,我们试研究一下吧,好吗?

发表评论
登录后参与评论 / 立即注册
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