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师之风采


我交往的师父当中,时间比较长的,有一位汉族的法师——释观清法师。

而我与他的缘分,始于2010年玉树地震那年。

彼时,还没有微信,微博貌似也比较稀少,我们一些格鲁弟子常去的地方一个是格鲁论坛,一个就是qq群。那时对他可算是闻其名,觅得踪,作为一个小白,不敢有什么一对一的交流。

直至玉树地震,法师在q群振臂一呼,说他要去灾区尽一份力,问有谁可以联系到玉树的寺院有个落脚和接应的?

我当时就在q群说:“我有,我师父就在玉树,这次的重灾区。”

他简明扼要干脆利索的说——你,留下名字和电话,我跟你联系。

随后,他打来电话,详细询问了玉树那边的情况,让我联系我师父,看能否给予配合。在落实了这些事之后,他发起了募捐。并且、很快,踏上了去往青海的征程。

到达西宁之后,采购物资,找运输车辆,办理进灾区的手续等等这一系列的事,我除了提供了一个我认识的朋友的电话,其余的都没插上什么手,都是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办到的。

实际上,对他的了解,真正的还是始于我师父的抱怨。

在他们进入玉树之后,落脚在我师父那里。

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,之前从未有过交集。我师父作为地主,一方面感恩内地这些佛弟子在这个时候赶到灾区,送去各种物资和关怀。另一方面,他认为,我介绍去的人,他做为我的娘家人,有义务和责任照顾好他们。

没想到,问题恰恰出在这儿。

他们到了二天,我师父给我打电话,劈头盖脸地说——你的法师我管不了啦,肉不吃可以理解,他连酸奶也不喝,一点有营养的东西都吃不到。早晨他们就凑合吃点饼干呀零食呀什么的,饭就中午那一顿我也弄不到什么菜,他根本就吃不到什么。藏区的白天这么长,从中午到晚上什么都不吃,身体怎么受得了?我是没办法了,你说说他吧,你弄来的,你的朋友,你负责。我是管不了啦,说也不听,哼。

接完这通电话,我赶忙问同去的豹子师兄——咋回事?你师父怎么什么都不吃?我师父拿你师父没办法,又着急又不知道怎么办,因为这个冲我发了好大一通火。

豹子跟我说:“我师父胃不好,这两天胃病犯了,喝酸奶不行。又不想给你师父添麻烦,所以你师父送来酸奶的时候,他能不喝就不喝。可是,你师父每次送来酸奶都坐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他,让他马上喝。你不知道我师父多苦逼,不能喝,又不想让你师父觉得他不爱喝,实在无奈,就只能喝,每次喝完都难受……

早晨,也是为了不给你师父他们添麻烦,想着自己对付几口就得了。所以就找些能吃的吃上几口。”

起初,我非常担心,观清师给我的印象,谦逊博学,斯斯文文的,就一书生。而我师父典型的康巴人脾气,直接了当,看对了眼你怎么都好,听他又急又气的无处发泄,只能逮住我发泄一通,我心说,我这个锅背的好莫名其妙啊。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个师父,只是在网上做一个旁观者嘛。

家师他老人家就认准一条——你介绍来的,你就得负责,有事就得找你!那几天,只要他们吃的不够多,喝的不够多,我就被我师父臭骂一顿:“看,看,他们今天又不吃,又是吃一点点。”

所以那几天,我基本上不敢主动给我师父打电话,免得提醒他冲我发泄,只能偷偷跟豹子联系观察动向。

…………

我不知道观清师最后是怎么搞定我师父的,在我师父后来打给我的电话当中,暴风骤雨改为细语和风,开始了种种的赞美——谦虚,有礼,教理正,脾气直,是个好的修行人,真正的格鲁修行人,继而上升到是我们汉地年青一代格鲁的希望,等等等等的用尽了他汉语能讲出的各种好词,给予了最高的评价。所以越发让我觉得,应该去拜见一下。

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北京,去他们住的宾馆,没想到他拄着拐棍进来,原来是腰上旧疾复发,痛的走不了路。他边跟我们打招呼,边自嘲,业障深重啊,业障深重。

我一看,他没有像我师父描述的那么严肃啊,很活泼的嘛。

再次见到他,是在成都。

我和我师父还有另外几个师父齐聚成都,准备去峨眉山朝圣,恰好观清师也有事到成都,便礼请他同我们住到了一个宾馆。

有一次我和我师父从外面买了好多东西回来,把师父送回房间之后,我去敲观清师房间的门,给他送东西。

观清师把门打开,十一月份,成都还是有点冷的,进门后我随手就把门关上了。谁知,他径直走向门口,又把门敞开,并且把椅子搬到对着门的地方坐下。开始我没有在意,就这样坐着说了一会话,越坐越冷,心说:屋子里的空气流通的可以了吧,就起身走过去把门关上。谁知道,我关上门刚坐下,他起身,又走到门口把门打开。

我顿时有点懵,这是啥情况啊?

懵了几秒钟,明白了。

我乃女居士,他是一比丘,所以就是大冬天的也不能关门,他还就那样坐在正对着门口的地方。

和观清师相处,最让我紧张的就是他的持午。因为我接触藏区的师父比较多,而他们大多除了每个月的几天吃素和晚饭不吃之外,基本上很少持午。可观清师就不同了,我们概念中的十二点午饭,在他这里就是十二点前吃完。每次一到十一点五十几分,他不管吃没吃完,吃没吃饱,马上就放筷子漱口。坐在那里看我们吃。

每次,在他放下筷子的时候我还没吃完,不吃吧,刚刚开始没吃几口,吃吧,当着他吃好有罪恶感。

几次这样下来,心里无数次想——再不跟他一起吃饭,能不一起吃就不一起吃,真真是活受罪。


但,凡有疑惑,他是个很好的请教对象。皆因法师条理明晰,思维敏捷,且讲解活泼生动,简明扼要,干脆利落,能用几句话说明的问题绝不拖泥带水多说一句。这种风格,十分对我的脾气。也因此、对我师父为什么给予他很高的评价而有了更加切身的体会。

几次交往之后混的熟了点,偶尔也敢开个玩笑。一起出门或有事迎请,他必定吩咐——连锁酒店就行。吃饭,12点前让我吃到嘴里就行。

可是偏偏,法师和我,用实际行动验证了没有口福这么一说。

在西宁也好,玉树也好,十一点能够吃到的就只有小吃,再不就是拉面和面片。

每当我豪情万丈说:“我们好好去吃一顿,吃贵的。”

不说还好,说了一定吃不到。特邪门!

要么堵车,要么历经千辛万苦到了吃饭的地方,上菜速度奇慢,等菜上来一看表,刚好12点,他看到吃不到。

四五年前,我们一起在青海,师父的寺院有个活动,我便跟他一起回去寺院。

家师又是一贯作风——和你一起来的,饮食起居你比我熟悉,归你负责。必须照顾的好好的,东西你都知道在哪儿,需要啥,缺啥,自己去找别来烦我。

到的当晚,都早早的休息,凌晨二点,我手机响,拿起手机一看,观清师的电话,急忙接了。

“卓嘎,快来营救!”

“啊?啥情况?”

“同屋的师父起来上厕所,把门把手拧断了,现在我们被反锁在屋子里,那位师父急着上厕所……”

不到一分钟,我手里拿着钳子改锥到达营救地点。

我俩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,他下命令我执行。

同志们啊,半夜啊,楼道里每个房间都住满了人,我们这是在配合干溜门撬锁的事呢,而且还是在寺院里。

开始,只能小声说,我说我拿了工具,怎么给您啊?门连条缝都没有。

他说,你把猫眼捅下来,从那里看看能递进来什么工具。

猫眼才多大啊,好在,有把小改锥可以递进去。

他拿到之后,就听里面嘁哩喀嚓,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,不一会就把门把手拆了下来,不到五分钟,成功打开门。

第二天,我去找我师父,假装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说:“观清师的房间需要重新装个门锁,那个锁坏了。”

“哦,哦,现在的东西质量真的很差,真的是,真的是,新新的锁,第一次用就坏了。你去,你去找人装个新的去。”

中午吃饭的时候,观清师跟我说:“我就想了半天,想不明白你怎么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找到那么全的工具?”

…………

“我还想不明白您从哪里学的这么熟练的撬锁技术呢?”

合着,我俩配合可做神偷啊?

满楼道的房间,半夜三更人不知鬼不觉的就把门锁给撬了,这得是啥技术?

转眼,我们认识也快十年了。

除了一份笃定的信任之外,对他充满了敬意。

平常我们老拿他金牛座特质开玩笑,说他抠门。但是我知道,他只是对自己够抠,求法请法,用起金子来眼都不眨。我在青海那年,我俩一起去寺院做供养,他有事先走,自己只留了一个路费的钱,把身上的钱差不多都留给了我让我继续去其他几家寺院供下去。

不料,等他到玉树的时候,机票涨价,手里的钱根本不够买机票,被迫停在玉树等待救援……

类似这样的事还有好多,如果逐一表述,一篇二篇皆属略见一斑,书此,也只是希望大家管中窥豹。

他曾经对我说过一番话——佛教目前,看似盛况,实则式微。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和尚,前面有一堆大德师父如同森林般给自己遮挡风沙。

而今,前面的大树一排排的倒下,我亦步入中年快成老和尚了。自己越来越接近风沙,已经开始承接扑面的凌冽了,身后却是退无可退需要庇护的众生,肩上的担子重啊。

“我根本没有退路,也从未想过什么向后退。使命使然,只能向前!迎着风沙,能为身后的人遮挡一阵是一阵,等到体力不支倒下的那一刻,能够有接替我站在这里的人,我愿足矣!”


祈愿今后一切生 稚小即得遇恩师
愿成师长上首徒 尝闻最初法甘露
愿与师长不分离 如理依止无过犯
祈师长住恒弘法 我亦如是愿成就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发表评论
登录后参与评论 / 立即注册
客户端